chen

@tomorrow 俩脑袋不能再靠近了,已经推不动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

一生何求[14]

   @tomorrow

       14
  从曼谷回来,st.mary's home给宝儿办了一个简单的重归party。到中午阿虎抢着下厨,sky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,也能极为熟练地打起下手来。
  修女想要帮忙,可在对面两人的流畅配合里竟意外发现自己无从下手,干脆出了后厨,陪小朋友们玩起了餐前游戏--真心话大冒险。
  该游戏结束于小拳师的真心话:“我觉得宝儿老爸跟sky哥很老夫老妻。”
  sky单手端着餐具,悄咪咪的站在小拳师身后。毫不犹豫的给了扎满脏辫的小脑袋一个新鲜爆栗:“就跟你说少看泰国的电视剧!”
  “这里本来...

牢骚太盛防肠断
求仁得仁复何怨
横批,顺其自然

哇的一声哭出来
我想吃粮我好想吃粮

岁月如风小(老少年

什么时候,
风在发端的少年变成了雕塑,
什么时候纯如白纸的婴儿停止了啼哭,
在那圣火纷飞的硝烟中,
你依然在你的远方孤立无助。

唉过期北极圈cp狗的心酸。

还是断个后吧。(*゚ェ゚*)
8月27我一定完结掉一生何求。

吃好喝好,长生不老。
贝因美过期变质我也喝一吨呜呜呜,

一个无脑小段子。
四次发布都失败。
至于吗?????

似是故人来

  一:
  
  江南细雪天气。
  华英雄躺在湖面。身下是一层冰,抬头可见的是傍着石桥而生的老槐,再从遒劲枝丫间极目,是雾濛濛天地。
  “又躺在冰上。”岸边少年勾着唇,朝他伸出手:“不冷么?”
  “查英。”华英雄握住少年递来的手。
  “你总是喜欢这样。我来陪你。”查英踏上冰,卧到华英雄身侧,像一片羽毛荡进湖心:“屋子里空荡荡的,我怎么都找不到你。原来你跑到这里来。”
  查英凑过来环住华英雄的肩膀,让躺在身侧的人和自己面对面。
  少年做坏事的时候总是无赖样,成功以后却会笑的很腼腆。
  华英雄凝视着他在抿唇笑时,脸颊上才会出现的熟悉小涡。像是一座许久不见的城市里的熟悉地标。
  然...

@tomorrow
这位太太,站住别动。
让我亲一下,你就复明了。

杨家子,可有冲阵之败,不可有怯战之胜

写得比文好。我爱你 @tomorrow

tomorrow:

 @chen 

某人的第一篇刘郑完结文,我完全没有插手的一篇文(所以文瞬间就不一样了),所以写点什么咯。

文的梗,来自于最近的电影,超时空同居。CHEN和我提起的时候,大约想的应该是一个喜剧吧。还在想,拉哪个CP呢,是刘郑,还是面面水仙呢?

可是你说你最近想写点虐的,生生的一个喜剧梗,被我脑成虐的。呃,不对,这个文,我除了提供了拉郎CP,然后我说我想看的是,叶孤城就算后来身为剑圣,也无力更改历史。

而杨延平明知道结局,可责无旁贷,一往无前虎山行。剩下的,就不是我这种八点档的脑子能想出来的...

千岁鹤归

@tomorrow hhh爱情让我在今天更新。  
   
    世人都说西门吹雪尚有二三好友,而叶孤城只有海外的怒涛云澜相伴。
  没人知道叶孤城也在等一位朋友回来。
  
  一:
  
  叶孤城少时住在开封的叶家老宅。
  他的朋友也住在开封,不过那座开封是风华还未被数代烟雨磨平的北宋旧都。
  
  初见是一个傍晚。
  那天叶孤城练完剑回房休息,刚开门就觉出了问题。仆人却丝毫没注意到几乎变大一倍的房间里平空多出了一个人。
  “你没发现房间不对劲吗?”叶孤城板着脸站定,问随后跟来的仆人。
  仆人慎重观察了整个房间后摇了摇...

五星好评包子铺[2]

@tomorrow
三:
  
  生活总是要继续。
  包子连续被朱利安点了半个月的外卖,每天都会收到来自julian各种不重样又奇奇怪怪的五星好评,都是些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看懂的黑话。
  [平时是在床上吃外卖,今天是在餐桌边吃。感觉真不错。]
  [今天在窗边吃饭,还可以看看风景。就是店家不小心把汤汁溅到了窗户上。但后来免费给窗户做了保洁。太用心了,以后必须每天点。]
  
  那次是包子被压在窗边做。
  虽然窗外除了风景什么也没有,可包子还是感到很耻。而且窗户被他弄脏,平时搞完就可以赶紧溜,那天却要留下来擦窗户。
  包子边擦窗户,边偷偷的瞄朱利安。朱利安在看文件,穿着浴衣也还是一副...

五星好评包子铺[1]

@tomorrow 给我的宝藏跪着打call
朱利安x郑大雄

送外卖不容易,请给五星好评(ノへ ̄、)
怎么做大一个包子店?--我不是什么都卖的。

  
一:
  
  
  
  --朱利安家。
  
  “我来送外卖。”郑大雄努力压低棒球帽,在视讯前打着手语。
  “你说什么,我看不懂。”对面的声音轻佻又慵懒,像是刚睡醒。
  “我把东西放下了。”‘说’完郑大雄就放下了餐盒准备跑路。
  “喂…东西不想要回去了吗?”想到朱利安手机里的那些照片,郑大雄怔了一下。在他犹豫的两秒钟里,门就开了。
  朱利安围着条浴巾站在门口,伸出手和他打了个招呼。不等郑大雄反应就拽着他的衣领就把人拎回了家。
 ...

my killer【5】

@tomorrow

 08
  “帮我准备些东西。”
  “怎么,真要重出江湖啊?”鹤田一边说笑着,一边利索地准备单子上的东西,然后发出夸张的惊叹:“干嘛?这些都够你去颠覆那些混乱的小国zq了。”
  “明明都知道,还要问一遍。”
  “…这么护老公,有家室的人真是不一样了。你以前很讲究轻装速行的。”鹤田停下来撑着桌边,一脸八卦的笑意,“没劝下他?我以为你很有把握让他打消那些,emmm,算是过去了的执念。”
  “我也以为。可他做了噩梦,说我被leon弄死了。他必须得解决问题才能继续跟我生活下去,不然就要跟我离婚,让我避开和他相关的危险。”
  
  鹤田简直要爆笑出声:“tok和你说这些...

my killer【4】修改

抱歉修改一章还占tag。
因为生日礼物不能删。
@tomorrow

07
  天初亮后,远处山腰上覆盖着起伏的青草,在视野里逐渐变得清晰。
  雷仍陷在失神里,任由tok半抱着他清理。看着某种液体在手指的搅动下被引出来,tok简直冲动的想再来一次,只是画家看起来已经精疲力竭。tok只好多看几眼平时根本看不到的美景,勉强当作福利补偿。
  
  清理好以后,两个人就准备回家。tok把雷抱到副座,顺便帮他放下车座。
  看着tok俯过来,雷先生就有些紧张。虽然表现还算平静,但tok立刻察觉到他似乎有些紧张:“老婆,你怎么了?”
  “没有。”雷不急不缓地否认,tok还是不放心地要凑过来,雷微绷起身...

my killer【4】

@tomorrow   happy birthday

07
  天初亮后,车窗外远处山腰上覆盖着起伏的青草,在视野里逐渐变得清晰。
  雷还躺在tok的怀里。tok觉得自己心底一塌糊涂的柔软,正如同那些刚萌生的,仿佛小动物毛皮一般的绿意。
  他们休息了会儿。雷还是有些累,tok抱着他,帮他清理还留在体内的东西。
  
  清理好以后,两个人准备回家。雷坐到副座,tok俯过身子,准备帮雷放下车座。雷的表情没什么变化,但tok察觉他似乎有些紧张:“怎么了,不舒服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雷不急不缓地否认,可tok还是不放心地摸了摸雷的额头,雷微微绷起身子:“没事,快开车吧。”
  tok...

my killer [一些小番外]

@tomorrow
发音乐链接下面改错老是屏蔽所以重发。

yung邀请雷去一家私家烘培学做蛋糕和饼干。
大家围坐成一桌,学得很开心。

对于卖相这一块。
雷做的当然很好,yung的动手能力也很强。
试吃的时候yung就很伤感了,他在两家的联合家庭群里发了图片和消息:[为什么长相差不多,我的口感差这么多?]
tok回复的特别及时:[内涵不同。]
林贵仁难得跟tok帖:[内涵不同。]
雷坐在一边安慰了一下,还在群里艾特了yung[太谦虚了,很好吃啊。]
yung还是闷闷不乐,在群里艾特林贵仁[怀恨在心.jpg]

回家路上雷和yung发现戒指的造型细缝里都有些很难擦洗的东西。
雷:“明天带去清洗吧。你的要不要给...

my killer【3】

@tomorrow
四月第一天我们得要个好开始。
卡丁车在链接。

   05
  
  射击馆还没有正式营业,整个场馆里只有两个人,看起来十分冷清。
  tok半揽着雷,教他如何在子弹出膛的瞬间,有效地控制手臂去承受后坐力。
  可他们现在用的不过是把没什么后坐力的apsc气枪,雷先生脱靶的含金量依然堪称夸张。这真是一个没有枪击天赋的画家。尽管他看起来十分的认真好学。
  
  “别这么紧张,平稳你的呼吸。”骆先生用心的教导,然后他的乖学生点着头吸进一大口气,开始认真地屏住呼吸。
  “老婆…”--你这是什么操作。tok楞了会儿,随后一脸谑浪:“我可不是潜水教练。”
  雷仍在屏着气...

my killer【2】

@tomorrow

   03
  地平线上最后一点日光将要隐没。
  庭院里的柳编园艺灯与隔院的街灯一同亮起,鹅青色的三层独栋小楼只有厨房和餐厅烁着温光。西厨落地窗外的柑橘树快要开花,一点青涩花气在满室家庭晚餐的香味里若有似无的跳跃着。
  “雷,起来吃饭了。”tok单手解下围裙往客厅里走,又轻唤了一声,“雷?”
  
  仍没有得到回应。
  
  客厅里冬季的厚重窗帘还没来得及换,偶尔有光线随着春初傍晚的风偷跑进来。
  杀手穿过客厅,捡起之前摔在地毯上的手机。几乎悄无声息地坐到雷敬华对面。
  画家的眉头舒展着,正极乖巧地侧身睡在沙发上。他随意披着条黛青色毛毯,露出的肩头...

my killer【1】

迟来的元宵节礼物。
了你的心愿。
@tomorrow

  00
  车窗外的港口仓库正发生一点小小动乱。
  坐在红色小皮卡后座的林贵仁还没能在通讯电话里弄清楚状况,他的最佳拍档就已经坐回了驾驶室。
  “就收工了?”
  “对。”tok将手机扔给林贵仁。里面是一张照片,穿着黑色和服的男人被一枪爆头。
  “啧,你现在的手法越来越粗糙了。”
  “你不是说速度很重要,少玩创意?”tok一边发动引擎,一边心情颇好的把副驾上的食盒盖子掀开。
  “又是三明治?”林贵仁搓了搓手指,企图从食盒中捏出最后一块卖相已不是很好的鸡胸肉三明治:“你的雷先生是不是只会做三明治?”
  “不。其实他更拿手的是蔬菜...

一生何求【3】

新年礼物。@tomorrow
不善于在公共场合表达。
还是忍不住要表白我的天哥,很爱你。
 
  
  12
  日间列车,从芭提雅去曼谷只需要两个小时。
  窗外是匆匆掠过的雨林湖泊,芭提雅近郊的建筑变成一个个小点,然后消失。视野里只留下刚刚从疲惫夏日里挣脱出的大片浓绿。
  葱郁得繁忙,一夜暴雨的功劳。
  第二天是否会晴天?和sky的临时赌约里,孟虎又赢了一次。奖励是sky陪着孟虎去曼谷。
  
  “我一夜没睡好。”
  “你输了。”孟虎看起来很认真:“我有权利提条件,而且你自己答应陪我去曼谷。”
  “你还从没这么不…”sky闭着眼睛,更加认真地搜索词汇:“体贴。”
  “好了,起床。...

此去泉台还旧部

【2】反正没去东京
  
  到了清明,禅达的白天变得炎热起来。孟太爷就喜欢在院子里晒他那条已经不怎么跛的瘸腿。
  院子里远远的能瞅见南天门。这没法逃避,小太爷一辈子蹦哒在禅达,想不想看见南天门,都得看见南天门。
  南天门上终年不散的云雾是他的兄弟们,还有他的狗肉。狗肉十四岁那年走了,应该早就欢蹦乱跳的蹿去了那里。
  
  狗肉走了以后,烦啦就开始念叨。
  大约是念叨的太凶了,阿译又整天缠着要兑现诺言。盘路鬼每天被阳人死鬼双重夹击,十分非常恨不能再死一遍。
  阿译总算艰难的申请到了每年清明去地上看看烦啦的条子。
  迷龙非要跟着他,理由很充分,“烦啦现在住的是我家,我得回家看看吧。”
 ...

此去泉台还旧部

【1】死啦去哪了
  
  阿译无法掩饰自己的拧巴,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紧张,因为没办法管理自己的表情。
  每每紧张,他那张还算清秀的脸就会可笑的抽搐起来,这时他就要尴尬的拿手遮脸或者撩头发。所以烦啦喜欢逗他,谁都喜欢逗他,看他努力抑制紧张,做作的维持一个少校军官的尊严。
  阿译热爱一个人的时候,就更加无法伪装。
  比如多年前在那个狗屁军事法庭上。阿译长官眼泪汪汪,抽搐着面部嚎啕喊出,“如果做不成他那样子的人,吾,吾也宁死乎。”
  他和他不像话的热爱,就像是在黑漆漆的夜里,江面上照着枫叶的渔火,一船联着一船,与岸上一家挨着一家的烛光相对成固执的长廊。
  
  阿译长官是有坚持的。最初他想用...

一生何求【2】

@tomorrow
全部脑洞属于我老公。
本人很渣,写不出天哥脑洞万分之一可爱。
将就看看了。

 09
  事实上孟虎并不能好好睡着。
  他在sky身侧静静躺着,直到听见sky平稳又绵长的呼吸声,才起身披上衣服,到露台上重新给自己点了一支烟。
  海风把远处城市的喧嚣吹进他的耳朵,那是入夜后属于成人世界的狂欢,他年少轻纵之时也曾彻夜流连。
  和白天的芭提雅完全不同。这个阳光普照的海滨城市,在进入夜晚后便像头巨兽一般开始复苏。整个城市沉没进用香烟、酒精和霓虹堆砌的亦幻亦真里。人们在灯红酒绿中醉生梦死,在光怪陆离里吐露欲望或真情。
  
  现在他的女儿就生活在那里。
  
  而他还没弄清楚宝儿离...

一个视频脑洞——裴沈版鹿鼎记

tomorrow:

10月底的视频脑洞。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剪出来。

BGM当然是那首叱咤红人。

只是脑视频好玩,代入成文,就真的蛮天雷了。

图全部是我老婆 @chen 拼的,我是一个只会空想的人,,,


老婆饼说,娶最后二个,某人真的能活得久吗?

其他的角色如下:

海大富——陈坤的雨化田

吴三桂——刘德华的候司令

陈圆圆——郑伊健的聂风

郑克爽——吴彦祖

我其实特别想让梁朝伟来COS一下神龙岛主。

风华绝代的陈圆圆,哈哈哈。感觉阿珂会很怒,为什么你的头发那么多。

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CUT出来啊。。。

祝大家...

一生何求【1】

全部脑洞来自@tomorrow

    st.mary's home是芭提雅的一个小孤儿院。靠着海边,资金全靠修女自己出去拉赞助。反正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故事。
 孤儿院里来来往往都是故事。
 修女只是讲故事的人。
  
   “短短一生太多的变化。
  哪有确定不变的事情。
  有一天sky也会不敢碰方向盘。
  孟虎会不敢碰拳击套。
  但是,就像教堂传教大叔的那句口头禅。
  don't worry. don't worry baby.”
  
  00
  
  第一天来的是杀人犯。叫孟虎。
  十四年前是名动一时的拳击手。
  刚出...

下一页
©chen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