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n

@tomorrow 俩脑袋不能再靠近了,已经推不动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

哇的一声哭出来
我想吃粮我好想吃粮

岁月如风小(老少年

什么时候,
风在发端的少年变成了雕塑,
什么时候纯如白纸的婴儿停止了啼哭,
在那圣火纷飞的硝烟中,
你依然在你的远方孤立无助。

唉过期北极圈cp狗的心酸。

吃好喝好,长生不老。
贝因美过期变质我也喝一吨呜呜呜,

@tomorrow
这位太太,站住别动。
让我亲一下,你就复明了。

my killer【4】

@tomorrow   happy birthday

07
  天初亮后,车窗外远处山腰上覆盖着起伏的青草,在视野里逐渐变得清晰。
  雷还躺在tok的怀里。tok觉得自己心底一塌糊涂的柔软,正如同那些刚萌生的,仿佛小动物毛皮一般的绿意。
  他们休息了会儿。雷还是有些累,tok抱着他,帮他清理还留在体内的东西。
  
  清理好以后,两个人准备回家。雷坐到副座,tok俯过身子,准备帮雷放下车座。雷的表情没什么变化,但tok察觉他似乎有些紧张:“怎么了,不舒服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雷不急不缓地否认,可tok还是不放心地摸了摸雷的额头,雷微微绷起身子:“没事,快开车吧。”
  tok...

一生何求【3】

新年礼物。@tomorrow
不善于在公共场合表达。
还是忍不住要表白我的天哥,很爱你。
 
  
  12
  日间列车,从芭提雅去曼谷只需要两个小时。
  窗外是匆匆掠过的雨林湖泊,芭提雅近郊的建筑变成一个个小点,然后消失。视野里只留下刚刚从疲惫夏日里挣脱出的大片浓绿。
  葱郁得繁忙,一夜暴雨的功劳。
  第二天是否会晴天?和sky的临时赌约里,孟虎又赢了一次。奖励是sky陪着孟虎去曼谷。
  
  “我一夜没睡好。”
  “你输了。”孟虎看起来很认真:“我有权利提条件,而且你自己答应陪我去曼谷。”
  “你还从没这么不…”sky闭着眼睛,更加认真地搜索词汇:“体贴。”
  “好了,起床。...

此去泉台还旧部

【2】反正没去东京
  
  到了清明,禅达的白天变得炎热起来。孟太爷就喜欢在院子里晒他那条已经不怎么跛的瘸腿。
  院子里远远的能瞅见南天门。这没法逃避,小太爷一辈子蹦哒在禅达,想不想看见南天门,都得看见南天门。
  南天门上终年不散的云雾是他的兄弟们,还有他的狗肉。狗肉十四岁那年走了,应该早就欢蹦乱跳的蹿去了那里。
  
  狗肉走了以后,烦啦就开始念叨。
  大约是念叨的太凶了,阿译又整天缠着要兑现诺言。盘路鬼每天被阳人死鬼双重夹击,十分非常恨不能再死一遍。
  阿译总算艰难的申请到了每年清明去地上看看烦啦的条子。
  迷龙非要跟着他,理由很充分,“烦啦现在住的是我家,我得回家看看吧。”
 ...

此去泉台还旧部

【1】死啦去哪了
  
  阿译无法掩饰自己的拧巴,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紧张,因为没办法管理自己的表情。
  每每紧张,他那张还算清秀的脸就会可笑的抽搐起来,这时他就要尴尬的拿手遮脸或者撩头发。所以烦啦喜欢逗他,谁都喜欢逗他,看他努力抑制紧张,做作的维持一个少校军官的尊严。
  阿译热爱一个人的时候,就更加无法伪装。
  比如多年前在那个狗屁军事法庭上。阿译长官眼泪汪汪,抽搐着面部嚎啕喊出,“如果做不成他那样子的人,吾,吾也宁死乎。”
  他和他不像话的热爱,就像是在黑漆漆的夜里,江面上照着枫叶的渔火,一船联着一船,与岸上一家挨着一家的烛光相对成固执的长廊。
  
  阿译长官是有坚持的。最初他想用...

一生何求【2】

@tomorrow
全部脑洞属于我老公。
本人很渣,写不出天哥脑洞万分之一可爱。
将就看看了。

 09
  事实上孟虎并不能好好睡着。
  他在sky身侧静静躺着,直到听见sky平稳又绵长的呼吸声,才起身披上衣服,到露台上重新给自己点了一支烟。
  海风把远处城市的喧嚣吹进他的耳朵,那是入夜后属于成人世界的狂欢,他年少轻纵之时也曾彻夜流连。
  和白天的芭提雅完全不同。这个阳光普照的海滨城市,在进入夜晚后便像头巨兽一般开始复苏。整个城市沉没进用香烟、酒精和霓虹堆砌的亦幻亦真里。人们在灯红酒绿中醉生梦死,在光怪陆离里吐露欲望或真情。
  
  现在他的女儿就生活在那里。
  
  而他还没弄清楚宝儿离...

一个视频脑洞——裴沈版鹿鼎记

tomorrow:

10月底的视频脑洞。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剪出来。

BGM当然是那首叱咤红人。

只是脑视频好玩,代入成文,就真的蛮天雷了。

图全部是我老婆 @chen 拼的,我是一个只会空想的人,,,


老婆饼说,娶最后二个,某人真的能活得久吗?

其他的角色如下:

海大富——陈坤的雨化田

吴三桂——刘德华的候司令

陈圆圆——郑伊健的聂风

郑克爽——吴彦祖

我其实特别想让梁朝伟来COS一下神龙岛主。

风华绝代的陈圆圆,哈哈哈。感觉阿珂会很怒,为什么你的头发那么多。

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CUT出来啊。。。

祝大家...

一生何求【1】

全部脑洞来自@tomorrow

    st.mary's home是芭提雅的一个小孤儿院。靠着海边,资金全靠修女自己出去拉赞助。反正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故事。
 孤儿院里来来往往都是故事。
 修女只是讲故事的人。
  
   “短短一生太多的变化。
  哪有确定不变的事情。
  有一天sky也会不敢碰方向盘。
  孟虎会不敢碰拳击套。
  但是,就像教堂传教大叔的那句口头禅。
  don't worry. don't worry baby.”
  
  00
  
  第一天来的是杀人犯。叫孟虎。
  十四年前是名动一时的拳击手。
  刚出...

@tomorrow

我找不到很好的原因
去阻挡这一切的亲密

这感觉太奇异
我抱歉不能说明

我相信这爱情的定义
奇迹会发生也不一定

风温柔得清晰
也许飘来好消息

一切新鲜 有点冒险
请告诉我怎么走到终点

没有人了解
没有人像我和陌生人的爱恋

我想我会开始想念你
可是我刚刚才遇见了你
我怀疑这奇遇只是个恶作剧

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
因为我拥有爱情的勇气
我任性投入你给的恶作剧
你给的恶作剧


tomorrow:

 @chen 

我们绕了这么一圈才遇到

你每一次的温柔我都想炫耀

hhh简直要我笑死。
真的超大块的,到手拆了就吃。
很裴纶的饼了。
@tomorrow
活在梦里,跟你离一秒芬。

hhh我天哥一不小心就tag开山

tomorrow:

代我的饼 @chen 发的。

震迅,这个CP,LOF开山了。


这个天是我的了hhh

tomorrow: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945184/

CP:叶孤城X西门吹雪(刘德华X郑伊健)

 @chen 

MV送给我的饼,我攒了好多的RP,最后碰到的大甜饼。你看了这个歌词应该就明白,为什么这个MV我不能假装剪了吧。。。

封面和MV没有一毛钱的关系,我的饼之前P给我的,就随手拿来用了。这个全能的饼,竟然是我的了,我也要学皇上得意的头发甩甩。

基本剧情大约是叶孤城本来就是皇上。别的就是踩歌词了。就这样一首慢歌,我都踩不上点,,,然后,面面的镜头能用的,简直少得可怜。...

有活动就重发一遍叭。
全世界最冷的cp之一。

最近玩绝地求生的伙伴太多了。

就想象了一下秦汉混乱重启。

随便拉个郎,没有逻辑不要严谨。

既然不挂了。就不多占一个tag了。

这个拼图就几个朋友脑洞的产物。

脑子一抽就顺手拼出来了。

大概就是糟蹋屋顶这个爱好凑齐了一桌四人。

最大苦主仍是陆三金哈哈哈。

裴纶:什么时候回来?
沈炼:对不起…晚饭你一个人先吃。

找不到警官制服的珍。
只能脑个刀了。

裴沈/天下无双2

大明裴话唠和沈嘴嗨的日记
@小号打油

二:
  裴照:
  第一笔佣金拿到手。什么都没来的及干,我就和小弟打算着出门去买张床。因为昨晚我们俩一起结束了处男生涯。
  
  有关于那天的猜想,我对了一半。
  对的一半是沈照确实骨架不大,肩窝深锁骨细小腿如窄刀。验证的过程并不曲折,操进去的时候小弟抿唇忍耐,看起来就很乖巧。像只被拎了后颈的猫。
  我把他的小腿拎到肩膀上,一手握着他的脚踝。刚开始出了些血,小弟掐着我的脖子喊疼,我也只会亲亲他的眼角和嘴巴。他就啃我,技术不好咬出血我也认了,叫我停下不行。
  不晓得入到多少下的时候,小弟急促又茫然的唔了一声。然后他的小和尚竖了起来,颤微微的蹭在我的...

裴沈/天下无双

       @小号打油

        做皇帝。什么最重要?演技。
     正德跳进水里的时候撇嘴一笑:“早安,东北鸡冠花。我已经一天都不愿意等了。”
   
一:
沈照
  情比金坚说我的桃花是一朵喇叭花。
  我行遍了江南,马蹄达达踏碎了桃花。
  终于在龙门镖局找到了他。
  
 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已经在胡思乱想。我知道他也一定在胡思乱想。
  因为我飞扑下去救他的姿势真的很帅。
  对面虽然有一个使惊涛...

©chen | Powered by LOFTER